贤月灵雪

抓了一只阿爸(๑>ᴗ<๑)

保佑我明天考试过110好不好!!🙏🏻🙏🏻🙏🏻🙏🏻🙏🏻🙏🏻🙏🏻🙏🏻🙏🏻🙏🏻🙏🏻🙏🏻

『恋与F4』当你半夜回家遇到小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几夙w:






※写很烂,ooc!




Ver.许墨



你碰到小偷的时候刚好走到家门口。



如果是过去,你肯定会吓到魂飞魄散,乖乖地把钱都掏出来交出去。



不过现在,许墨就住在你对面,所以你完全不虚,慢慢贴到许墨家门口。



你扯着嗓子大声喊了两次,还没等小偷过来捂你的嘴,你身后的门就被拉开了。



你吓了一跳,向后一坠,落到了许墨温暖的怀抱中。许墨一只手紧紧环着你,把下巴轻轻搭在你的头顶上,做出了非常暧昧的姿势:“不好意思,门口有点吵,我怕我家夫人出事,出来看看。”



小偷立刻就被吓跑了。



后来转头看到许墨另一只手里攥着的东西时,你也惊了一下。



妈耶,四把解剖刀。







Ver.周棋洛



虽然你不知道碰到小偷打给周棋洛有什么用,但是你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



“薯片小姐,怎么了?”



你站在楼道的转角,看着鬼鬼祟祟在撬别人家锁的小偷,偷偷摸摸地把情况告诉了周棋洛。



“谁?!”



你的声音被小偷听到,吓得心脏都漏了一拍,你紧紧贴在墙上,手里攥着电话,呆呆地看着小偷。



小偷问了一声电话那边是谁,伸手示意你把手机交给他。



“周棋洛?”小偷看到手机上的备注,狐疑地瞪了你一眼。“喂?你是周棋洛?”



……小偷已经和周棋洛保持了半个小时的通话了。你不仅感叹周棋洛的吸引力真是强大,一个男性小偷和他讲电话都能脸红。



连警察过来了都没发现。



佩服佩服。








Ver.白起



看到小偷之后,你没有丝毫犹豫,果断跑到了窗边,大声喊:“白起!!救命!!”



小偷匆匆忙忙冲过来,用刀指着你:“喊什么喊?!你还等着谁从这儿飞进来救…”



小偷话都没说完,白起就真的从窗户飞进来了。



嗖的一声,一脚踹在了小偷的脸上,完美地落了地。



小偷,被踹傻了都。



“不仅要飞进来救人,还要飞出去把你送进局子里。”白起翻出自己的证件,“警察。”



白起带过的风把你的发梢衣角都吹起,你楞楞地看着他。



真是被帅到了。










Ver.李泽言



你把情况报告给李泽言之后,李泽言在千钧一发之际把时间暂停了,小偷就举着刀,保持着刺下来的姿势,定住不动了。



他让你站在原地等他,他要飙车到你家里。



你乖乖照做,不久就听到了李泽言的皮鞋哒哒哒的声音在楼道里回荡。



李泽言只看了你一眼,步伐没有任何的迟疑,大步流星地一步一步走向小偷,然后一脚踹上去。



就是要趁你动不了,把你揍懵。



看着李泽言迅猛的攻势,你不禁怀疑李泽言以前是不是也多次有这种经验。



可怕。



“不错,挺听话,没乱动。”



李泽言把你拽了起来,顺手把你推向自己家的方向。



时间暂停结束之后,估计小偷会当场懵逼。


[恋与制作人]他们被你撩的反应

我在环游世界

念灵.:

-内含白/李/周/许
-ooc有注意避雷
-更新缓慢的老萌新想要小可爱来点个关注或者点个小红心小蓝手什么的,这是我更新的动力哇!!
-爱你❤











Ver.白起


半小时前她莫名其妙地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然后就跑了
之后她打电话跟我说
“我早就想尝试抱警是什么感觉了,现在真是超满足!爆炸开心”       
           ––– 《袭警比抱警更好玩,想试试吗?》








Ver.李泽言


她来提交报告的时候
忽然把手撑在办公桌上问我
"您有女朋友吗?"
"没有。"
"那好,你现在有了。"
            –––《啧,被抢先了。》











Ver.周棋洛


薯片小姐今天坐在我身边刚准备喝咖啡
但又停住了
她想让我笑一下
我很疑惑,照做后问她为什么,结果她说……
"因为我冲咖啡的时候忘了放糖呀~"
            –––《不行,她超可爱(*/ω\*)》










Ver.许墨


我们俩去度蜜月的时候
她站在海边对我笑,然后围着我绕了一圈
我楼住她问怎么了
她说她在环游世界
        ---《唉,被你打败了(笑)》

【喻黄】心声

听见你的心声

泉山:

*原著向


*少天暗恋直男喻的故事




01.


  午后。


  几缕阳光透过没拉上的窗帘懒散地照到了室内,在地上和训练室中的绿色盆栽上投下小小的光斑。在射进来的光束中能看到细小的、飘忽着的尘埃,像是温暖海水中极小的浮游生物深深浅浅地浮着。


  “今晚好想和队长一起出去吃夜宵啊——”


  黄少天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响起,打破了一室的安静。


  “好啊。”


  喻文州手握鼠标,敲击键盘的动作不停,随口回答道。


 


  “……”


  “队长,你在跟谁说话?”


  郑轩有些疑惑地开口。刚才大家都在安静专心训练,喻文州突然说出声的“好啊”穿插在键盘的敲击按动声中。


  “不是少天——”


  喻文州也同样疑惑,下意识地看向黄少天。却发现黄少天也疑惑地看着他,见队长望过来还无辜地摆了摆手,说:“天地可鉴我刚刚真的没说话啊!”


  “可是——”


  喻文州十分确定刚刚响起的声音百分百就是黄少天的声音,可大家竟然……都说没听到。


  “没什么,大家继续训练吧。”


  喻文州最后也只是摇了摇头,自己应该是幻听了。


 


  “我才在心里感叹了句想和队长出去吃夜宵,结果队长就刚好开口说了个‘好啊’,真是吓死我了……”


  喻文州刚刚调整好状态,黄少天的声音再次猝不及防地响起。


  他猛地抬头看向黄少天,却发现黄少天嘴巴紧闭,面色如常,全然没有说过话的样子。


 


  ……


  “刚刚那……难道是少天的心声?!”


 


02.


  “铃铃铃……”


  喻文州闭着眼,从被窝里懒洋洋地伸出一只手探向床头柜的方向,然后准确无误地按掉了闹钟。大约过了五秒钟,喻文州睁开了双眼,从床上坐起身来。


  睁眼,穿衣,刷牙,洗脸……


  又是新的一天。


  喻文州刷牙时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想着距离他能过莫名其妙听到黄少天的心声的那一天起已过去了大约一个多月。从开始的陌生,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他渐渐在其中发现了乐趣,探索着心声的规律。比如——只有在当他和黄少天在一个空间(例如同一个房间)时想着黄少天,或者看着黄少天,心里才会冒出黄少天的心声。


  当然,他也不能听到黄少天所有的心声。他只能听到关于他自己的,也就是,听到黄少天心里的喻文州。


  他也发现,黄少天的心声有的会在下一秒就被本人说出来,有的也会被他藏在心里,说出口的是完全不同的话。


  就像现在。


  喻文州刚刚拉开寝室门,刚好黄少天从隔壁的寝室走了出来,视线落在了喻文州的身上。与此同时,喻文州的脑海里响起黄少天激动的声音:“天呐今天的队长太太太帅了吧!”


  喻文州面上不动声色,心里的小人却掩饰不住地扬了扬嘴角。


  “队长你今天太帅了!”


  面前的黄少天毫不犹豫地对着喻文州说出了这样赞美的话,眼睛仍然看着喻文州。


  今天蓝雨的大家们要出去拍个耳麦的广告,于是大家都准备穿着常服出门,喻文州也不例外。


  他穿了件灰色的风衣,一只手扶着寝室门框,另一只手悠闲地插在口袋里。里面简单地穿了件白衬衫,配着件藏蓝色的纯色毛衣。下身是件简单的黑色长裤。喻文州只是在那儿随意地站着,就给人赏心悦目的感觉,像是冬日阳光照耀下挺拔青翠的松树。


 


  “队长的存在简直是颜控腿控手控的福利……要是这么帅的队长找我去约会我一定会答应的!”


  脑海里突然冒出了黄少天的声音。喻文州听见“约会”两字一乐,在心里“噗哧”地笑了一声。


  “走吧队长!”


  面前的黄少天朝他招呼了一声,就准备往前走。


  喻文州跟上了他,走到了黄少天的身边,似是随意地开口:“等下拍完广告一起去看电影吧。”


  看着黄少天惊讶的眼神,喻文州笑了笑,继续说出了让黄少天呆愣在原地、血槽清零的话:


  “就当是和这么帅气的少天约会了。”


 


04.


  看着听到这句话后眼睛瞬间变亮的黄少天,喻文州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恭喜玩家喻文州获得成就:联盟最好队长1/1.


 


05.


  喻文州已经拍完了自己的部分,此时正坐在机器的背后看着屏幕里的黄少天。


  这时的黄少天在录日常的部分,他坐在布置好的房间里,戴着赞助商提供的耳麦打荣耀。一只手利落地移动鼠标,另一只手飞快地在键盘上飞舞——看起来十分沉迷荣耀无法自拔的样子。


  看起来而已。


  正在“专心致志”打荣耀的黄少天此时的在喻文州的脑海里响起的心声与荣耀没有半分钱关系,他说:


  “今天的队长看起来gay gay的……我都以为他要识破我的小心思了啧……”


  喻文州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脑海里疯狂吐槽黄少天关于今天的他gay gay的说法。早上那说法那举动完全就是来自一个称职和蔼的队长对得力队员的关爱啊!


  


  正当喻文州思考着黄少天的“小心思”是什么的时候,黄少天的部分拍完了。


  他揉着脑袋向喻文州走来,大喊着:“队长我们赶紧去看电影吧!”


  喻文州回答着“好啊”,清空了脑袋里的胡思乱想,伸手捋了捋少天的头发。


 


06.


  黑暗中的电影院只有面前的大屏幕发出的荧光,偶尔传来有人吃着爆米花的声音。


  喻文州微微侧头看了看身旁的黄少天。黄少天的脸在荧光下明明灭灭,专注地看着电影的眼睛显得十分地深邃,高挺的鼻梁被打下浅浅的阴影。


  在电影刚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听到黄少天活跃的心声,在电影剧情逐渐展开时就像湖面一样恢复了平静。


  喻文州看电影时其实是不喜欢被打扰的,平日里看电影时听见附近人的小声讨论都会微微皱眉。而今日脑海里时不时响起的黄少天的心声,却让他乐在其中,完全没有被打扰到的感觉。甚至,在后来听不到动静的时候,还会稍稍有些不适,像是缺了点什么。


  “习惯真可怕啊。”


  喻文州微微感叹了一句。把目光从黄少天脸上收回,重新投向电影。


 


  “嗯……”


  在片尾曲响起、灯光亮起的时候,黄少天站起惬意地撑了个懒腰,揉着肩膀转头说:“走吧队长。”


  “……”


  没有听到回应。黄少天这时才惊讶地发现,喻文州睡着了。


  黄少天想起了喻文州最后一个关闭训练室门的背影和近日眼底的青色,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他坐回椅子上,面对着喻文州侧着身子,手肘撑在椅子的扶手上,头微微歪着,嘴角带着满足的细微笑容静静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靠在椅背上,影院暖黄色的灯光轻洒在他的身上,在黑色的背景里漂浮着浅浅的光尘。双手安静地交握放在身前,闭着的睫毛随着呼吸的频率颤动着,像是微风掠过的鹰羽。微薄的嘴唇紧抿着,不经意间露出几分严肃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姿势不太舒服,喻文州的眉头在睡梦中也微皱着。


  “队长别皱着眉头嘛……”


  黄少天轻声嘟囔着,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喻文州的眉间。


 


  直到清洁工阿姨忍不住催促他们的声音响起,才打破了这静谧的时刻。


  “队长,起床啦。”


  黄少天放轻了声音叫醒了喻文州。


  喻文州有些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十分迷茫的样子,还像小孩一样抬手揉了揉眼睛——这个动作带着喻文州特有的可爱,让黄少天噗嗤笑了出来。


  “抱歉啊。”


  喻文州歉意地朝着黄少天微笑,和黄少天一起站起身来。


  “没事没事,队长你应该好好休息下!”


  “嗯。”


  喻文州和黄少天走在路上,此时已经差不多清醒了,正在心里懊恼地反省着明明是自己约少天出来看电影结果反而自己却睡着了。


  “这实在太不礼貌太有损我的威严队长形象了……”


  喻文州沉痛地想着。


  “队长刚刚太可爱了吧……还抬手揉揉眼睛,就像是小宝宝一样!”


  脑海里猝不及防响起的黄少天的声音又往喻文州的心里插了一剑。喻文州的嘴角狠狠抽搐着,“小宝宝?!什么鬼?!!” 


 


07.


  喻文州和黄少天走在回蓝雨的路上,喻文州边听着黄少天滔滔不绝地讲述着刚刚电影的剧情边偶尔点点头。


  正在喻文州刚刚点了一下头时,眼角突然瞥到了一辆急速驶来的车,而此时的黄少天还在毫无知觉地手舞足蹈地讲着故事,往前走着。


  “小心——!”


  喻文州瞳孔紧缩,迅速地伸手把大大咧咧正在往前的黄少天用力拉了回来。因为惯性,黄少天被拽到了他的怀里。


  “呃——”


  黄少天正在讲着的故事戛然而止,发出的是意义不明的音节。他眨了眨眼,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喻文州救了一命并此刻躺在他心心念念的队长大人的怀里。


 


  “少天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等到注视着那辆车远去,喻文州仍惊魂未定。他转过头来看着被自己紧紧搂住的黄少天,不自觉地带着些许怒气和微微的颤抖斥责道。他简直不敢想象,要是刚才自己不在黄少天身边或者自己没有及时拉回少天会发生什么——


  “我,我没注意到……”


  黄少天没有想到队长会突然发脾气,眨了眨眼睛,小声地说道。


  “你……”喻文州看着眼前无辜又带着点不可觉察的委屈的黄少天,又想到他是因为给自己讲故事才没注意到过往的车辆,一下子到嘴边的斥责批评的话语就又滑回了喉咙。


  “不管怎样,以后一定要注意一些!”喻文州放开了黄少天,表情严肃道,“要是刚才我没有及时拉住你,联盟的剑圣就躺在医院里了!”


  “……”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突然笑出了声,心里忽然觉得莫名的愉悦——像是一直被你默默照顾的植物人突然开口说话了一样——有这样的队长,实在是上辈子积累的功德啊。


  “好啦我知道啦,队长!”


  “别嬉皮笑脸的,记住了!”


  “嗯嗯!队长队长你救了我一命要不要我以身相许啊嘿嘿。”


  “滚开。”


  “队长你太冷漠了吧!”


 


  在和黄少天的插科打诨中,喻文州紧皱的眉头也渐渐松开,但仍一直后怕般地拉着黄少天的手。在他和黄少天笑闹的时候,脑海里响起了黄少天的声音——


  “队长刚刚真是男友力max!!!”


  “……”


  “噗。”


  喻文州先是愣了一秒,接着在心里笑出了声,心里最后一点儿慌张忐忑的怒气也被周边的驶过的车辆呼啸着带向远方,湮没在车水马龙里。


他看着面前带着超大笑容的黄少天,默默地评价道:


“痴汉。”


 


08.


  每天都要吹队长一万次,真是没有比黄少天更敬业的喻吹了。


 


09.


  蓝雨的食堂里和往常别无二致,打饭的声音、筷子的碰击声和人群的谈话声交织在一起。


  喻文州认识很久的邻居家的女孩最近突然联系他,说是这么久没见了想找他一起吃个饭。喻文州说最近队里很忙可能没什么时间,吃饭都是在食堂吃的。女孩子竟提议道那就一起在你们食堂吃个饭吧。


  喻文州的妈妈也和喻文州在电话里絮絮叨叨,想让喻文州和那女孩见面。喻文州也明白了他妈的意思,几番推脱不掉后就无奈地答应了。


  此刻的喻文州正和那女孩在蓝雨食堂里面对面坐着吃饭。虽然很久没见了,但因相识多年两人聊起来也没什么尴尬。


 


  “啊那件事……你还记得啊。”


  喻文州刚刚夹起一筷子菜,听到对面女孩子的叙述后有些惊讶地挑眉说道,随即在女孩子的讲述中保持着充满回忆的微笑。


  突然,他听到了筷子掉落在不远处的声音。喻文州一回头,发现了黄少天正傻傻地站在距离两个桌子的地方怔愣地看着他们俩人。


  “少天。”


  喻文州笑着和黄少天打招呼。


  “……”


  黄少天一动不动,没有回答。


  但喻文州在脑袋里听见了黄少天的心声。


 


  “队长的女朋友完全没有队长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好看啊!”


  这是他完全没想到的夸赞,喻文州也完全愣住了。回过神来后喻文州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这声愉悦的低沉笑声也解除了黄少天的石化咒。


  “队,队长……”


  黄少天回过神来,一只手掩饰什么一般似的挠了挠脑袋。


  “少天,”


  喻文州站起身,迈着稳健的步伐,鞋子在地面上敲击出沉稳的响声。他一步步走到黄少天面前,弯下腰,伸手捡起黄少天落在地上的筷子,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这不是我女朋友。”


 


10.


  喻文州发现,最近的黄少天话不太多。


  他沉默的次数增多了,眼神也貌似变得忧郁起来,金黄色的头发似乎都没以前耀眼了。


  “少天不开心。”


  在去参加全明星的路上,喻文州看着旁边戴着眼罩睡觉的黄少天,静静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叮咚。”


  手机传出声响。喻文州拿起手机解锁,发现群里有人提议今天全明星之后一起去KTV,接着便有一大群附议。


  喻文州也发送出“+1”,手指轻轻磨蹭着黄少天摊子上柔软的绒毛。


  “希望能让少天开心一点。”


 


  夜晚。


  喻文州和旁边的人说说笑笑,十分轻松愉悦,毕竟很久没来过KTV了,更何况是和这一大群全明星职业选手一起。


  由于大家的职业原因,在场的成年人们也全部没有饮酒,而是都点了饮料果汁之类。喻文州现在还能回想起当时服务生看着这一大帮子人怪异的眼神,像是在说“不是吧连啤酒都不要?”。


  现在是方锐拿着麦唱歌,十分具有穿透力的魔音引得大家纷纷毫不留情地吐槽,叶修甚至拿起了另一个麦颇有些痛苦地说“闭嘴吧点心大大”。


  喻文州也和其他人一起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嘴角的笑容突然停滞了一秒。


  “少天呢?”


  心里突然冒出这样的疑问。于是他转头朝四周看了看,终于在一个略显黑暗的角落里发现了黄少天。


 


  当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时,脑海里自动响起了黄少天此刻的心声。


  “队长看起来……真开心啊。挺好。”


  “和前段时间的女孩子在一起时也是,虽然那个女孩子长的没有队长好看,碰到队长绝对是她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但只要她能让队长露出开心的笑容,那也不错。”


  “果然队长更适合和大家待在一起呢。毕竟也是,队长那样的人,有谁会讨厌呢?”


  “至于我嘛……队长开心,我就开心了。”


  


  黄少天此时坐在一张吧台式的桌子旁,坐着那种高脚凳。他一只腿曲起踏在凳子下方的横木块上,另一腿斜斜地支在地上——这个无心的姿势显得他的腿十分笔直修长。他端着杯橙汁,但杯子里的液体明显没怎么被品尝过,白皙纤长的手指轻轻起伏敲击着杯壁。他的头发在ktv昏暗的灯光下显示出一种重金属一般的暗金色,像是有光线交织其中。他的眸子浅浅地半眯着,像是在沉静地思考。


  喻文州的目光透过热闹的人群看着这和平时截然不同的黄少天,脑海里蓦地冒出高中课本里一篇朱自清文章里的话:“热闹是他们的,而我什么也没有”。


  他觉得,自己像是看到了一位英俊骁勇的剑客一直挺拔的后背下被小心翼翼隐藏起的黑色阴影。


  “只有我能听到少天的孤独。”


  喻文州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心里像是有突如其来的暖流涌过,带来一种奇异的满足感和隐秘的雀跃。


  看着这样的黄少天,他的心里像是被小猫挠了一爪子,痒痒的。


  于是他穿过人群,径直走到了黄少天的面前,拉住了黄少天垂在身侧的手,不顾黄少天惊讶的眼神把他拉向点歌台。


  他把黄少天按到了沙发上,自己也坐在他的旁边,抬手摸了摸黄少天柔软的头发,微笑着说:


  “唱歌吧,少天。”


  


11.


  “诶?”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喻文州拉到了点歌的屏幕前。


  “不不不我还没准备好一展歌喉呢……”


  黄少天慌忙摆手,推脱道。说完后,话音突然一顿,黄少天有些疑惑地问:“队长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发现你不在我身边了啊。”


  喻文州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


  “少天,不要把自己想得那么卑微。你在我心里……是很重要的。和你在一起,有时比和大家在一起更自在、开心。”


  “感觉你最近心情不是很好……嗯,既然你不想唱歌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给你唱首歌吧。”


  喻文州故意摊手,耸了耸肩。在思考片刻后,他点了首歌。


  十分凑巧,上一歌后面没有接下来的歌了,因此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喻文州的曲目。


  


  “啧,文州竟然唱歌了啊。”


  叶修嘴里叼着根没点燃的烟,有些惊讶地说道。


  在大家起哄的掌声中,喻文州微笑着拿起了话筒。唱的是张国荣的《枕头》,一首粤语歌。


  作为地道的G市人,喻文州的粤语自然是说的很好。唱歌也不例外。


  喻文州的嗓音本就好听,此时唱着粤语更像是深夜里的暗涌,显得十分低沉醇厚,音调起伏婉转间还透着无尽温柔,和些许缠绵。


  在唱到高潮时,黄少天的心声穿透了人群的话语声和超大音量的伴奏声在喻文州的心里蓦地响起,就像是在夜空中突然绽放的绚丽烟花——


  “队长,我喜——”


 


  戛然而止。


  一切都归于平静。喻文州的歌也到了尾声,他把话筒递给了别人。


  那句没有说完的心声在喻文州脑海里盘旋,他总觉得,自己像是错过了什么。


  于是,喻文州朝黄少天轻轻地开口:


  “少天,你刚刚……想说什么吗?”


  过了一小会儿,黄少天发出否定的音节,摇了摇头。他朝喻文州露出了个笑容,隐隐露出两颗尖锐可爱的小虎牙,明亮的眼眸弯起像月牙一样漂亮的弧度。


  “没什么。就是想说……”


  “队长你真帅。”


 


12.


  “啧。”


  喻文州有些烦躁地把笔往桌面上一放,桌上摊着没写完的总结。


  他重重地往椅子上一靠,闭上眼睛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


  


  距离他听不见黄少天的心声,已经快过去了半月。


  事情是从上次KTV之行开始的。


  那天响起的黄少天说了一半的心声就是喻文州最近以来听到的最后一条黄少天的心声了。


  不知道为什么,至今没弄清楚原因。说来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会突然响起黄少天的心声这本身就是个谜——


  但是,他已经沉迷在这个谜里了。


  自从他听不到黄少天的心声后,本来以为没有什么,结果这件事却扰得喻文州心神不宁。


  听不到黄少天的心声,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时就会不由自主地思考,“少天这个时候在想什么呢?”。他也会不由自主地会搜索着黄少天的身影,把视线长久地停留在黄少天身上,试图让自己的心里再次响起黄少天的声音。


  但,还是徒劳。


  心里像是缺了一块。


  喻文州抬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总觉得,有些空空荡荡的。


  


  喻文州闭着眼睛,脑袋里闪过的是各种各样的黄少天。


  黄少天的软软的金黄头发,黄少天的笑起来就像阳光般灿烂的眼睛,黄少天的可爱的小虎牙,黄少天的叽叽喳喳都变了甜蜜神奇的乐章。


 


13.


  喻文州发现,他早已沉溺在黄少天的心声里了。


 


14.


  喻文州不断思考着那天黄少天没说出口的话到底是什么——“我xi……”


  我xi什么呢?


  当他晚上把自己的衣服放进洗衣机,他双手抱胸站在洗衣机前凝视着洗衣机透明的窗口里里面滚动的衣服,想着……


  “我洗衣服?”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冒出来的时候喻文州自己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在早上吃早餐时,喻文州拿着筷子的手悬在空中,盯着面前的奶黄包和虾饺……


  “我系广东人?”


  喻文州再次在心里抽打自己,这都是什么啊?!


  他苦笑着摇头,用筷子夹了一个虾饺放进嘴里。


  


  当在训练休息途中,喻文州端着杯子准备去加点水的路上经过了徐景熙的桌子,无心地瞟了一眼发现他正在看日漫。


  喻文州继续目不斜视地拿着杯子朝前走去,脑海里回旋着刚刚听到的……


  “哟西!”


 


  当喻文州看到正在学习英语的卢瀚文小朋友时,他正抄写到一个单词,attract。


  卢瀚文嘴里念念有词,“吸引……”


  ……


  “我吸引你?”


  喻文州翻了个白眼,把这个想法拖进回收站粉碎。


 


  当喻文州和蓝雨的大家一起看着前几天季后赛兴欣对微草的视频时,脑海里不知不觉地开始放飞自我……


  “我希望……蓝雨夺冠?”


  不是不是。


  喻文州再次摇了摇头。


 


15.


  今天的比赛时蓝雨客场对兴欣主场。比赛完后,苏沐橙提议大家晚上一起吃个饭,他们顺便还可以在H市这边玩几天。喻文州想了想也不赶时间,就同意了。


  晚饭就是在H市一个苏沐橙强烈推荐的小店里吃完的。于是现在,由于蓝雨订的酒店和兴欣网吧在同一方向,蓝雨兴欣一大帮子人走在走在回去的夜路上。


  黄少天走在前面嘻嘻哈哈地和叶修耍嘴皮子,方锐拉着郑轩聊天,徐景熙无奈地听着卢瀚文讲微草的刘小别前辈,包子正在和罗辑叨叨叨,苏沐橙正在和唐柔讲最近在看的电视剧,喻文州就走在她们身后,一边想着少天的事一边随意听到了两个女孩子聊天的内容。


  “然后男主就很狗血地跟女主说——”


  “我喜欢你?”


  唐柔随口说道。旁边苏沐橙点头,继续讲:“是啊……”


 


  没有人注意到,走在最后的喻文州突然停下了脚步。


  喻文州怔怔地看着前面黄少天的瘦削笔直背影,脑海里浮现出那天KTV里黄少天看着他明亮的笑容和双眼,心里像是有颗石子投到了平静的深潭中,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像是所有的车声人声喧嚣声都被按下了静音键,有个人从黑暗中走到幕前握住话筒轻轻开口:


  “我喜欢你。”


 


16.


  “队长?”


  喻文州晃了晃脑袋,仿佛回到了现实。他看到原本在最前面和叶修说话的黄少天跑到了落在最后的他的面前,疑惑地问他怎么不跟上去,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很担忧地问“队长你不会不舒服吧?”


  “没事。”


  喻文州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有些僵硬地微笑回答。


  “没事就好。”


  黄少天笑着拉起喻文州的手往前面走,一边回头絮絮叨叨地说:“队长不能掉队呀。我刚刚一转头看见队长你一个人愣愣地站在后面跟个木桩子似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突然怎么了呢……”


  “少天。”


  喻文州突然打断了黄少天的长篇大论,他努力平静下来微笑地看着询问的双眼,斟酌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


  “你觉得我怎么样呢?”


  “嗯?队长你怎么样吗?”


  “嗯。”


  “呃……队长,队长……”黄少天伸手揉着自己的头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队长就很帅气啊,也特别厉害,人严谨认真温柔大方……”黄少天掰着指头数着说着喻文州的优点。喻文州忍不住笑了笑,感觉自己像是神一样完美了。


  “哎呀队长你不要笑嘛。”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接着朝喻文州露出了个超级大的笑容:


  “总之,我最喜欢队长啦!”


  ……


  “嗯。”


  喻文州低低地应了一声。心里诡异地想着,自己终于知道少天为什么对自己那么痴汉了。


 


17.


  喻文州有一点迷茫。


  在他迄今为止的人生里,还没有过这样被关系超好的同性好友喜欢的经历,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放着不管他吧,又觉得好像少天不太好。答应他吧……不对不对,少天根本都没有跟自己表白啊。


  “叮咚。”


  正当他苦思冥想的时候,手机响了。


  喻文州拿起手机解锁后,发现是那个邻居女孩给自己发的信息。


  出于礼貌,喻文州心不在焉地回了条消息。然后对方又发了一条,喻文州又放空着脑袋机械地回复一条……


  等到喻文州再用心去看向女孩再次发来的消息时,他突然发现这个走向不太对。


  “这是要表白的节奏?别吧……”


  喻文州心里的小人扶额倒地。结果还真被他说中了。


  “呃……”


  喻文州想起昨天妈妈打来的电话,大概是说自己已经不小了可以谈恋爱了之类的话……


  “原来是这样……”


  喻文州嘴角抽了抽,把手机放到了旁边,自己呈大字型躺到了床上。


  


  他对这个女孩印象还不错,还有母亲的催促和赞成,按照他以往的做法,他可能会答应女孩的告白,先试试。


  但是……


  他一想到自己有了女友后黄少天可能会低落难过的样子,同意交往的信息就无法下手发出。


  最后。


  喻文州闭了闭眼,拿过手机手指动了动,就又把手机扔在了旁边。


  


  “抱歉。”


 


18.


  一旦下定了决心,就开始行动。


  这是喻文州一贯的行为准则。


  


  这几天来喻文州一直忍不住地想少天喜欢自己的这件事,想着想着,内心深处竟然涌起一股甜蜜的悸动。一想到以后可以一直和少天呆在一起,一直作少天最喜欢的人,两个人能一直并肩——不管是荣耀还是生活,他的嘴角就忍不住地翘起。


  他想到从前听到黄少天的痴汉心声时自己心里的雀跃,暗暗思考自己会不会在那时就已经沦陷。


  他想到听不见黄少天心声后自己的心神不宁和焦躁不安——


  没错,他早已沉溺在黄少天的心声里。


 


  此时喻文州正大步走出自己的房间,去找黄少天。在这个酒店里,他的房间在这层第一个,黄少天的房间在这层最后一个。


  明明是仅仅一条长走道的距离,喻文州还是忍不住加快脚步,甚至跑了起来。


  穿堂而过的风扬起喻文州的衣角和额前的黑发,他的心像是被放在了蜂蜜罐子里又像是还仍然悬在空中下一秒就可以坠入一望无际的玫瑰花海。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现在就要见到他。


 


  “笃笃。”


  喻文州站定在黄少天的门前,敲响了他的房门。


  “嗯?队长——”


  “我喜欢你。”


  黄少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喻文州打断。喻文州的眼睛明亮得像是汇聚了黑夜里所有的闪耀星光,也像燃烧着的跳跃的火焰。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不敢置信的眼神,无声地弯了弯嘴角。他向前跨出一步,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黄少天。


  “我喜欢你,少天。”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19.


  理所当然地,他们在一起了。


  只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当起黄少天问喻文州你怎么发现我喜欢你的时候,喻文州只是神高莫测地笑笑,然后才慢悠悠地回答道,“你看我的眼神太明显了。”


  黄少天反驳,喻文州就过去吻住黄少天嘴角,含含糊糊地说道:


  “那你就当,神明的眷顾让我听到了你的心声吧。”


 


20.


  喻文州发现自己很久没有听到过黄少天的心声了。


  不过现在的他一点儿也不失落不安,因为他已经知道了——


  他就是黄少天的心声。


  他就是黄少天曾经只敢在内心里声嘶力竭呐喊的心声。


  不过现在再也不是了。


  曾经的心声变成了现在能够望着彼此的双眼,光明正大说出口的语言——


  “我喜欢你。”






一些废话:


拖了很久的文 终于写出来了


虽然还是感觉没有完全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


不过 还是希望你们能喜欢


【比心】

论女一号的进化过程

被预告下到的我来补补糖

Glitter-lucky:

到底是谁说我们Loki在气质上“第一部是初恋的少女,第二部是性感的少妇,第三部就变成孩子妈了😒😒🙃🙃”,我不忿的做了对比图之后发现......好有道理.....😂😂😂😂

(请勿转出lofter,谢谢)

弟弟是我的谁都不许抱!

TC甜臣:

底迪的freehug 只有葛格
(*/ω\*)

卧槽这么光明正大的同床共枕嘛???厉害了我的大锤基

CreepppyCherry:

他们两个!竟然!真的睡在一起了!

(中间红色那坨一定是我(不)